来源:2018-08-21 00:00:00 热度:

币改:冰川之下的暗流涌动

A I中国网 https://www.cnaiplus.com

2017年11月30日,CSDN副总裁孟岩和铂链创始人元道的对话《通证(token)是下一代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关键》封闭已久的加密之门终于打开。

2018年3月21日,一篇署名为“量子君”的《全国“币改”》引发了业界关于“币改”的大讨论,一时间“币改”成为行业热词。而这个概念的提出者“量子君”,正是《人人都懂区块链》的作者罗金海先生。

罗金海在《全国“币改”》中提到,币改就是“企业试图用区块链重塑己身,推出区块链项目,发行自己的Token或者‘代币’,在最短时间内获取最大经济收益。”罗金海认为,无论是传统互联网巨头,还是传统媒体,甚至是民营企业、创业公司、投资企业、影视代理、硅谷精英、外行老板都希望加入币改行动。

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领衔网信办、工信部、工商总局、银监会、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七部委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。《公告》将ICO定性为“非法融资”,并下令全面禁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,并清退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。与此同时,央视也紧急曝光350家参与ICO的金融融资平台,其中包括点点币和莱特币等知名币种。同年年底,央视的曝光名目里,又新增100家融资平台。此时,这场ICO风暴才算平息下来。这也给数字货币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

币改再次重提:FCoin、Bizkey、QOS风波

近日,FCoin、Bizkey、QOS三个公司的爱恨纠葛,让“币改”两个字再次成为行业谈论的焦点。之前以“交易即挖矿”而火爆的FCoin,本想借着这股“币改”东风再火一把,但这次火的却没有那么光彩。

首先,在今年7月5日晚间,FCoin发布声明称将启动主板C“币改”实验区,来支持传统企业进行通证化改造。随后,元道和孟岩也公开发表声明支持FCoin币改实验,并将领衔筹建“FCoin币改委员会”,负责“主板C”的社区筹建工作。

公告一出,就得到很多响应,而FCoin在众多报名的选手中,独独公布了Bizkey这一个项目。Bizkey也在当月22日完成了公开答辩。正当吃瓜群众公纷纷举手,表示赞同这门“亲事”的时候,8月4日,QOS横插一脚,成为上线Fcoin的首个币改项目。次日Bizkey就公开表示退出FCoin币改试验区,不上FCoin。Bizkey傲娇给出的理由是“我们是一个线下需要扎实落地的项目,是需要晚上睡觉的团队,我们生怕出了什么规则,半夜又突然改了,所以决定不上FCoin。”暗指FCoin频繁修改规则,变动太多。

QOS的情况也不容乐观,除首日开盘稍有涨动之外,次日开板随即跌停。在8月5日23:45时,代币出现破±10%涨停跌停现象。

QOS作为FCoin上线的第一个项目,一上线就破发。吃瓜群众认为正是因为FCoin在推行币改时,存在暗箱操作成分,让QOS名不正言不顺的上位,失去的区块链最原本的去中心化这个最基本的特性。如果FCoin本身就成为一个权威中心,那么区块链的意义就无从谈起。加上QOS发布的白皮书中显示,QOS团队此前并无区块链项目经验,没有能说服人的硬性条件。

那么是否币改还值得期待呢?FCoin创始人张健认为所有的创新都会面临风险,越是颠覆性的创新,这个风险越大。这次币改的目标和核心是改造生产关系,是最具有底层颠覆性的变革,所以面对这些流言蜚语,他很坦然。尽管有着争议,但是Fcoin毕竟敢为人先,尝试推进了币改,促进了通证思想在传统领域的落地。

广义来说,区块链项目主要分为三类,一类是区块链原生体系的,比如比特币、以太坊,包括很多链上技术型的项目;一类是现实世界体系的,线下基因的项目,比如币改;一类是既有链上技术的基因又有较强的产业落地背景的,在区块链世界中扮演连接者的角色。值得思考的是,无论是FCoin的尝试,还是元道、孟岩等大咖的支持,都不足以说明币改是有前景的还是没有前景的。真正决定币改前景的,一是币改的本质,二是外部环境。

决定币改前景的:内部条件

一切的根源,都是中本聪为比特币写的白皮书。这篇文章原文是英文的,在翻译的时候,不管多高明的翻译家,都会因为各种原因,丢失中本聪原本想传达的一些理念。就几个关键词来说,将cryptocurrency翻译为“加密数字货币”是被大众认可的。元道先生在2014年初率先将“blockchain”翻译为“区块链”,也被大众接受。但是在token的翻译上,出现了一些争议。

在很多时候,人们都默认token和“代币”是对等的,但是深究起来,两者是有区别的。“币”这个字除了经济上的意思,或多或少都带有政治意味。一般而言,货币是国家统一发行的,不论是什么机构或者公司,其发行的都不该和“币”有半毛钱关系。因而,元道和孟岩都坚决反对将token翻译成“代币”。因为token只是一种令牌,代表的是某种权益,并不能代替货币。这种翻译,不仅会给人误解,还会在推行的时候,带来许多无形的阻力。于是孟岩先生率先提议,将token翻译成“通证”,即“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”。元道先生认为通证应该是建立在实体经济固有和内在的价值之上,立足于实体经济、又为实体经济服务。由“代币”到“通证”的转变,可以初步看出“币改”的一些本质。

对企业来说,币改的本质是把资产通证化(tokenization),借此搭建价值激励体系。也就是说,币改可以启发企业或个人把各种权益证明拿出来变成通证,让这些通证在区块链上流转。这也就是“通证经济”(Token Economy),即把权益转化成通证,让通证在市场中流转,从而带动新一轮的数字经济变革。

因而,币改归根到底是建立在区块链技术之上的,一场传统企业的数字化革命。基于区块链的优点,币改会带来很多重要的改变。

一是,由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,所以币改的环境将是充分自由的。所有人/公司/机构都可以基于自己的资源和服务能力发行通证,而且通证是运行在区块链上,随时可验证、可追溯、可交换,整个过程都十分安全可靠。

二是,币改将带动资源的流通速度。由于个人/公司/企业将自己的资源或者服务通证化上链,所有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进行查询或者交易,大大提高了运作效率,提升了资源的流通速度。

三是,币改将为更加多元化的资源或者服务提供发挥空间。币改为所有人/公司/企业提供发挥空间,只要是切实有用的,都可以发行通证,上链交易。并且,由于区块链是在利益优先的前提下运作的,那么不吸引人的,或者没有实际价值的将会无人问津,自动过滤掉一些不良通证。

四是,由于空间自由,所以国家相关部门或者监管机关也可以发证上链,也可以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、信息公开、透明、可追溯等特点,进行相关监管监督。

但是,由于行业仍处于早期,并且此举牵连很广,目前币改仍有很多不足,仍然要经历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。币改需要有良好的公链作为基础建设支撑,否则实体经济无法实现通证化。而一条良好的公链必须兼顾安全、高性能和高并发,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的主流公链,都无法实现。

决定币改前景的:外部环境

从我国整体经济形势来看,今年7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,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。专家分析称:"稳"我国上半年GDP增长6.8%,属于稳定增长。"变"指目前外部环境的存在的许多不确定性,造成的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问题。

7月20日,《证券日报》发表名为《央行和银保监会齐发力宽信贷+宽信用特征凸显》的报道。报道中指出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显示: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.1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少2.03万亿元;6月份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.18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少5902亿元。央行和银保监会希望可以通过加大信贷投放力度,为普惠型小微贷款订立合理价格,借此帮扶有发展前景的困难企业,解决融资贵和融资难问题。这实际上是通过监管手段将资金引入实体经济,实现“精确治理”,及时阻断其他问题的出现。

央行和银保监会的举措,侧面反映出我国实体经济金融运行情况不乐观的问题。近期不少民营企业债到期偿付违约暴雷事件频发,加剧了债市动荡和民众对债市的恐慌情绪,让民营企业融资陷入更加困难和被动的局面;此外,一些有发展前途的民营企业也深受其害,整个债市步入了"寒冬"状态。

中国经济下半年下行压力较大,原因主要是美联储还会有1至2次加息。美联储加息,导致人民币贬值,既导致资本外流,又加大外汇储备压力。中美贸易战升级,对中国多个行业会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,对很多企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这些都加大了我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。

从区块链发展形势来看,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区块链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分析报告》数据显示,全球区块链市场规模料将从2017年的4.115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76.837亿美元,折合成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79.6%。区块链即服务(简称BaaS)也是发展的热门,区块链市场将急速扩张。

工信部信息中心此前发布的《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》显示,截至2018年3月底,我国以区块链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区块链公司数量已超过450家,产业初步形成规模。工信部也表示,将加强与各地各部门衔接互动,营造良好的区块链产业发展环境,积极推动产业健康有序发展。

国际方面,韩国准许法币入金,亚洲多国区块链政策逐步开放。美国监管趋紧。《华尔街日报》6月报道称,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FTC)正在调查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Bitstamp、Coinbase、itBit和Kraken,调查人员要求被调查交易所交出全面的调查数据,来检测是否存在价格操纵行为。

可见,从中国整体经济形势来看,由于美联储加息、中美贸易战等问题,使得我国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大,企业(特别是中小企业)生存困难。此外,国家正在加强监管力度,来控制融资市场的肆意发展;又已经采取措施,扶持真正有潜力、有实际价值的困难企业走出融资难关。

而这也是币改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:币改虽然可以帮助企业实现快速、低成本的融资,激活经济创新能力,但是由于缺少有效措施和相关监管,无法阻止非法融资和劣质项目的出现。币改的当务之急是既要确保服务于实体经济,又要将有发展潜力的实体企业,与滥竽充数的企业区分开来。不给投机取巧捞一笔就走的恶意市场行为提供机会。

来源: 巴比特

A I中国网 https://www.cnaiplus.com

本文网址: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人工智能报;合作及投稿请联系:editor@cnaiplus.com